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YM | 2nd Jul 2014 | City Concern | (18 Reads)

昨天一個人默默地走在街上, 因為只是一個人, 加上冗長的等候時間, 給予我很多的觀察空間。這天, 有三類人特別吸引我。 

老人

看到一些身體力行的長者, 說年紀大要為下一代做一些事情, 如何辛苦勞累也要在維園出發, 他們說: 「這才有意義。」通宵陪學民留守特首辦的87歲張伯說:「他們追求目標正確, 梗係要支持啦今早, 與學生們手挽手地在遮打道坐在一起的80多歲黃伯被捕了, 他說:「見到學生好勇敢, 槍炮也不怕」。

最近, 毅行爭普選已有很多老人家出來行; 在電/網台的PHONE-IN節目中, 聽到很多老人家說要站出來。以前比較多聽聞是食環署與在街邊擺賣的長者起衝突; 這樣的情勢, 將來的畫面有可能換上警方向老人家帶上手銬。情何以堪。衷心祝願被捕的伯伯安好。 

 

青年

絶大多數站在我身旁的都是青年人, 三五成群, 他們說:「今日唔出, 第日沒有機會。」他們沒法想像2047的限期會為他們帶往何境地。他們對社會的思考肯定比年輕時的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在他們那個年紀, 不會想像會走上街要爭取什麼。社會價值信仰是什麼, 對於年青的我, 更是空白一片。只知在社會既定的框架及制度下, 一步步跟從就好。失敗了, 會怪自己不夠好, 讀書不成, 競爭力不足, 從未想過個人與社會的關係。近年, 都說世代轉變, 青年人所扮演的角色也在更新。昨晚帶領行動的不都是學生嗎? 青年人能更獨立思考、表達自己、關心社會, 不是很好嗎? 進步嗎? 但這世代的時勢所然, 這些良好的素質將可能為他們帶來很大代價。

近日, 看到越來越多青年人寫給父母的告慰信, 希望自己參與社會運動關心政治的心得到父母諒解, 封封明志、字字催淚, 有理有節。(註1)什麼時代出什麼的人。可是, 我仍多麼的不希望香港有一日, 會把青年人關進監獄成為政治犯。 

小孩

由於一個人, 可以穿插人群, 路經五六個帶著年幼子女遊行的家庭。其實長時間侷促在人群中大人小孩都會很疲憊的; 但出奇地, 我所遇到的孩子, 都能安靜地拖著爸爸媽媽的手步步前行, 沒有大吵大嚷著好悶要走; 累了就躺在爸爸的肩膀上睡一會兒。

站在他們旁邊, 往往都聽到令我感動的對話:

「媽媽今天站出來, 是希望將來你仍可以問問題。」

「爸爸今天來, 是希望你們長大的社會不需要你像哥哥姐姐般抗爭。」

「攰唔攰?」「唔攰!」「好叻啊!」「嘻嘻。」

回到家看到好幾個朋友帶同孩子遊行。回想在路上, 我看著孩子們的身影, 想像那是一種怎麼樣的人生經歷啊? 小小的身軀走在人群中, 與帶著信念的父母同行, 是怎麼樣的經驗? 我不知道, 我只是想, 這些父母帶孩子去與社會連繫, 走在人群中, 沒有像逛年宵花市或在人多的遊樂場般吃喝玩樂, 只有耳聞目睹街站的哥哥姐姐們訴說關於救救小動物、白海豚、東北大自然保育的故事, 和不太懂的大量人名、名詞和大人們喊叫的口號, 以及看著自己的爸媽一邊幫自己抹汗一邊向著站台的陌生叔叔阿姨豎起姆指叫加油。

 突然間, 我想問自己: 假如有一天, 老人、青年、孩子在吶喊的時候, 我會在哪裡?

註1: 

<你給了我富裕的家, 我給下一代建立公義社會--給爸媽的信>

<給爸媽的信--是的! 我去了遊行>

<致我的父母輩:其實我們也想當順民。只是這個政府沒有叫人當順民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