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YM | 9th Jan 2010 | City Concern | (17 Reads)

香港來澳洲,很desparate要留在澳洲的J現在香港探親。在MSN見到他, 便好奇地問問他兩年沒有回港, 感覺如何? 他只回一句: I HATE HONG KONG。噢, 不知為什麼我聽後心有戚戚然。有點不舒服。

恨,我如何可以恨香港呢! 我承認她著實不夠好, 還有很多可以改善的空間。她地小、人多,很湧擠,空間狹隘, 有很多人心也很狹隘, 世界觀不大, 空氣不好......要數實在很多可以數落。可是, 我實在, 無論如何, 都不恨香港。

雖然常常不在香港, 身體的血液就流著香港的記憶, 又或者, 從被生下來以後, 就蘊藏著這份記憶。爸爸家族如何千山萬水走到香港尋找生活, 從大埔、長沙彎、北角、筲箕灣、尖沙咀、黃大仙, 到處工作, 從學徒到師傅, 從做店到小販車到自僱小檔再回去做店, 爸爸告訴我學師時老闆請飲可樂的高興, 出糧後去照相館穿西裝拍靚仔相, 到唐樓送外賣收到五毫子貼士的興奮, 長沙灣、深水埗、廟街、大碪村、東頭村, 都能想像爸爸的足跡。在爸爸身上, 我嗅到麵粉做出新鮮飽點的香氣。

媽媽從番禺隨婆婆來港, 被帶到深水埗, 租了兩個床位, 人生路不熟, 幸好樓下有免費的麵包充飢;幸好, 後來在元朗找到一塊平宜的村地, 租下來, 婆婆就可以重操故業, 用她唯一的維生技能養活媽媽及舅舅, 又幸運有嘉道理農場慷慨贈送菜苗、豬苖;媽媽和小小材民朋友在山上到處跑, 燒香蕉燒蕃薯;成長後,告別田野, 青春少女再次走進城市, 在為黃金時代的香港, 把青春貢獻到不同工廠, 從土瓜灣、觀塘、長沙灣, 聽她說, 那時的廠, 好的如學校般, 攪旅行, 攪晚宴, 很多康健的員工活動, 工友都像兄弟姐妹。在媽媽的身上, 我嗅到那田野的山巒, 那廠房中的熱鬧。

至於我, 居住過大埔、元朗、上水、粉嶺、沙田、荃灣、屯門;工作過銅鑼灣、尖沙咀、沙田、北角、九龍城、土瓜灣; 如果加上因工作而到過的區, 我想差不多走遍香港。中西區的香港史徑、電車沿線的寧靜與喧囂、南區西貢的海灣、北區的原野、深水埗長沙灣荔枝角的舊樓與廠房、西北的一隅, 甚至有時寸步難移的油尖旺, 在我的身體上, 都浸滿了記憶。

我的學習、成長、情感都始於此, 叫我如何說出要恨她。 我心裡面都清楚明白, 無論我走得多遠, 我的故鄉就在--那南方的一個小地方。

這張相的日落, 就是我的故鄉: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