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YM | 27th Aug 2008 | C'est La Vie! | (121 Reads)

Picture

 去年生日,有機會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賈章柯的新片<無用>的亞洲首映。電影開首時,先記錄設於珠海市內成衣工廠工人的工作與生活情況;

「 闷热的广州,电扇将铁丝上挂着的衣裙吹起,缝隙间露出服装女工的脸。在缝纫机巨大的轰鸣声中,日光灯下的工人显得无比安静.那些即待出厂的衣服不知将会被谁穿起, 流水线上每一张面孔的未来都不够清晰。」

另一邊廂,內地時裝設計師馬可對於這個出產成衣第一的國家,卻偏偏沒有自家的品牌,而感到非常慚愧。她感到自己有責任去做一些事,自家品牌無用因而誕生。

冬季的巴黎,服装设计师马可带着她新创立的中国品牌"无用"参加2007年巴黎冬季时装周.她把她的服装埋在土中,让自然与时间一起完成最后的效果。她喜欢手工制做所传递的情感,厌倦流水线的生产,变成一个不喜欢时装的设计师。」

並行馬可在巴黎的時裝展,在黃土紛飛的山西汾陽,遙遠礦區的小裁剪店偶爾有礦工光顧。他們來縫縫補補,等待時順便與裁匠聊聊家常。

夜幕中的礦燈與手指間的煙頭閃爍著同樣的寂寞,手中的塑膠袋裝著剛縫補好的衣服也裝著一絲溫暖。」

怡雯這兩星期在深圳也有一段「無用」經歷。

相信大家和我一樣,在這個消費太方便的時代,我們大部份的衣服都是從商店買回來的。除了一家家已經沒有多大陌生感的連鎖店的名字外,我從來都不知道身上所穿著的衣服是從何而來,由誰來做。就算連小店小鋪,品牌沒有著眼,可也難逃仍是大量生產的物品。我實在很難有太多選擇,因為我沒有時間為自己做衣服。我不是說要生活倒回從前自家作衣的模式,可是,這個矛盾一直縈迴。

一直聽說能在深圳做衣服,可是不敢,因為不知品質如何。可是,七月底親眼看過澳洲老師在深圳做的衣服,覺得原來很不錯。況且,一直很想把已經買不到又很喜歡的褲子多造一兩條,故決定去深圳試試做做看。上上星期,與媽媽結伴,到了羅湖商業城五樓的布城,選布、找裁縫師。場內到處不同花樣的布匹,眼花撩亂,但又十分興奮。挑選的西褲布料,又十分多選擇,衬衣的布料又輕又漂亮,實在很開心。把買下來的布料交到裁縫師手上,任意提出自己的喜好,尺寸、款式,全由自己作主。

離開,期待衣服的「出生」。

一星期後,從裁縫師手上接過嶄新的衣服,試穿,合身。雖然,不可能說完美無暇,可是--這是我的。

衣服與身體如斯親密,這一次,我知道我的衣服的原形,從我的意思挑選布匹,一塊塊在手上感覺布匹的柔軟;帶著它,親手交到為我做衣服的人手上,跟她直接溝通。這一次,衣服穿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它是如何形成。我知道它的「出生」。以下是我的「無用」海報:

Picture

賈章柯說:

衣可以蔽体,衣可以傳情,衣也可以載道。衣服,緊貼我們皮膚的這一層物,原來也有記憶。

馬可說:

無論時代如何變遷化的永只是形式,人心中最渴望的西永----就是情感,就是。無用即是我對这些人性中永恒价值的探索之路,我要做比我的生命更久的西……

雖然我無法改變工業化後的現代生活,可是,這一次,這一次的私密的「無用」經歷,卻,使我重尋那一份記憶、那一份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