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YM | 21st Feb 2008 | C'est La Vie! | (165 Reads)

聽聞已久,終於成行,於年三十晚的寒冷天,帶著懶惰猶豫的心情,去上水坑頭參加「十日內觀襌修課程」。我不能不承認真的與佛有緣,由小學時候唸佛教學校,一直對佛陀的生平故事、佛學基本要義都讀過了,且當時還自讀不同經典,在家到處寫「佛」字,還立心要順行公義慈悲。其實,當時小小年紀,對佛學有多少真正的了解。多年來,沒有再細想細讀什麼關於佛教的什麼。怎料,內觀靜坐方法(vipassana)是佛陀在二千五百年前發現為人離苦的方法。知道之後,大謂有緣.有緣。

 不過,我必須要澄清的是內觀中心的推廣,不是關於任何宗教、宗派,甚至佛教。佛陀=覺悟的人,不指唯一一個特別的人。他並沒有設立佛教,只是後來的人把他成教。所以,內觀法所言並不是推廣什麼佛教,而是與人分享一套由佛陀發現(非發明)大自然普遍法則,並適合任何不同人。難怪全球有千上萬的人在世界不同內觀中心習此法,當中包括不同宗教背景、民族、文化、階級的人。

我想在此分享的並不是介紹此法,你們有興趣的可以到網站去看。我只想和你們分享箇中一點對香港中心及自己個人的觀察、反思。

 

中心的面積不大,男女分隔使用場地,所以實則活動空間只有一半。設備很簡單方便、衞生。由老師至其他工作人員,全是義工。可是,他們一絲不苟,認真地照顧我們,沒有因為無償工作已馬虎。我很感謝他們。 

神聖的靜默

 十多個互不相識的女生,十天禁語修行,是一個很有趣的經歷。不說話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困難,在一片寂靜中,我觀察到人與人之間的「相同」。內觀法講求培養平等心,我認為這可以在神聖的靜默中體現。雖然,語言可以增加人與人之間的親密感、連繫感。可是沒有了語言,我看到我們之間的平等,去除有些人會對人的外貌、身材有幼稚盲目的偏見,我們每個人都是沒有高低階級,沒有因著語言可以炫耀身份,沒有語言可以讓任何人誇大其詞,沒有語言可以突顯你的學識智慧,沒有語言可以惡毒地傷害任何人,沒有語言可以甜蜜地接近任何人。一切都剩下我們的實際行為,我們分辨人的就只有你做了什麼。你洗澡時有否爭先恐後,盛飯時有否不顧及他人,走路時有否橫行無忌,一目了然。我認識每個生活在一起的人都靠觀察實際行為,沒有了語言令人的無形的區分。這種刻意營造的經驗也有很有趣的時候。有一天,在有限的空間聚集了六七人各自活動,突然,有人大叫,我們所有人訝異地看著她,不懂如何反應,好像驚奇有人說話,語言成為了特別的事情,我當時感到這種張力,我們的目光,都很有趣,我立下微笑了。

臨在的當下

培養覺知,就要我們安處當下。嘩,想不到很難,我發現自己妄想多多,過去的、將來的、幻想的,開心的、沮喪的、千奇百怪的,一個片段接一個片段,一個影像接另一個影像,總之,就不甘心停住在當下。到很努力,把自己留住了一兩分鐘,感覺真的很自在。可是,瞬間又溜走了。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使我不只從文字中、理念中明白活在當下的重要,親身體會了,更彌足珍貴。

每天都全心全意地與自己在一起,尤其內在的自己,所以能很清楚細緻地觀察自己的起伏變化。有時早上還是喜孜孜的滿意自己的進度,可是下午便因倒退而沮喪萬分;有時清晨突然心中焦燥不安,中午時就一掃而空;有時坐得東搖西擺,有時穩如泰山,有時痛得要命,有時卻舒適自在;所以,我不能不相信「無常」,所有感受都是在變幻中,生起,滅去,生起,滅去,生起,滅去。這是親身的體驗、經歷。常持平等心,使人安心安自在,得之不喜,失之不憂,是我未來努力的方向。

心中有個小結一直解不開,這次,我找到了一個出口。個人而言,沒有奇蹟的突然把我生命就此豐盛、得道徹悟,可是,指出了一個方向。沒有什麼神奇,我也不在勸叫任何人去參加內觀課程,到底,每個人的歷史背景、生命組成、緣份機遇都不同,我這裡只想分享,分享二零零八年春節期間這個十天的經歷。

每晚開示完畢,葛印卡老師都在錄音中祝福,每次我都覺得安詳,也在此祝福你們:

May all beings be peaceful, harmony, happy and liberated.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