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20th Feb 2014 | C'est La Vie! | (7 Reads)

今天因公事和一個朋友通電話, 我向她形容我最近的狀態。我描述為古怪, 因為好像很難分辨出自己的....? 每天在一個空間, 生活、讀書、工作在一起, 界線模糊不清。

談了一陣子, 她問我: 「看來很困, 那你最近有令你開心的事嗎?」

噢, 很久很久沒有人問過我生活裡有沒有開心了...這話聽進心坎, 很暖。因為有人關心, 我就認真思考一下, 感應一下生活感受。

其中一個開心我, 我答, 因為它今天的出現~~

 (閱讀全文)

YM | 18th Feb 2014 | Children | (5 Reads)

Picture

 在網上新聞看到這圖片的四歲男孩, 他與家人逃離戰火的家園敍利亞,去往約旦途中與家人失散, 獨自一人踽踽獨行於沙漠中, 被聯合國人員發現。

這個孩子, 提著有他半身高的塑膠袋, 一個人, 在無邊的沙漠中, 就只有前行, 無論如何焦慮、恐懼、難過、疲累, 就只有--向。前。行。

求生就是本能, 在黑暗失落的時候,  就只有--向。前。行。

我很想擁抱這個孩子啊!

圖片來源: http://abcnews.go.com/blogs/headlines/2014/02/boy-4-found-wandering-desert-alone/


YM | 10th Feb 2014 | City Concern | (3 Reads)

區家麟寫了篇<新年爆粗記>, 說日前與家人到了廣東一家新建成的豪華大酒店家族聚會。設施齊全, 廳房中連WIFI都有, 可是....在國境內, 很多網站也去不到。

他說這句反話來形容現實情況, 使我深刻:

「活在一個豐衣足食的豬圈、還有宇宙最大遊樂場;食食食、玩玩玩,餵飽你、蒙騙你,真高興。」

我想起多年前一齣我喜愛的電影<The TRUMAN Show>, Truman在「出生」的鎮上快快樂樂地生活了三十多年, 有親愛的家人和朋友, 有喜歡的工作, 有愛人; 突然有一天, 發現自己整個生命其實被控制、被主宰(電視台導演), 原來自己是電視台連續劇的「被主角」。很深刻記得劇終時, 他終於在那個「帶給他虛擬歡樂和平的世界」找到邊界, 找到一道通往外面未知世界的門。從未踏足過外面世界的他, 看著印上EXIT的門, 猶豫了一會兒, 然後, 用其招牌笑容和眾人打招呼後, 推門而出。

「幸福」有時可以被製造、形塑及包裝出來, 我們不曾知道或理會世界到底有多大, 不去了解我們可以有什麼不同的面貌和選擇。直至我們開始發問和思考, 生活方式的另一種可能。這陣子我一直在想, 如果我們能一直馬照跑、舞照跳下去, 是否就可以幸福地在我城生活下去呢?

如果你是TRUMAN, 你會快快樂樂地被主宰生活, 還是和他一樣要掌握自己的人生, 踏進未知?

Picture 

 

 


YM | 10th Feb 2014 | Love & Care | (3 Reads)

最近, 很喜歡梁文道兩篇關於美國名廚TOM COLLICCHIO如何參與社會政策的故事。

1) 慈善夠了

2) 路有凍死骨

當中除了再一次說明, 政治是眾人之事, 那管哪個行業, 只要你觀察和關心, 就肯定會發現你的工作就是政治。

有兩個感想說說:

~一直深信每種職業在社會上都有功能, 如果各個崗位的人用心關注, 更會發現每項工作的背後都有深層次的意義, 還有包含社會對不同事情的價值觀。TOM的職業從廚師、開名餐廳, 背後原始的主題就是食物, 他從飽足思考及觀察, 到關心飢餓, 深入研究調查, 詰問富裕的美國為何仍有一百五十萬飢餓人口? 因為關懷, 他投入政策倡議。

~TOM為何會關心飢餓人口問題, 就是他小時候的經歷, 從母親的工作中觀察到一些社會處境。 這些都是種子, 成為他關懷課題的依據。我在想, 教養每個小孩子, 真的要離開電子產品, 把他們帶入社區, 接觸不同人群, 體驗或最起碼觀察生活, 從而播下同理及張望的種子, 這些都會是善良的依據。


YM | 10th Feb 2014 | World | (2 Reads)

落日後的景色, 猜猜在哪兒?

Picture

 (閱讀全文)

YM | 10th Feb 2014 | City Concern | (2 Reads)

昨天新聞報道不斷播放林先生關於發展大嶼山的言論, 有一句我特別抗拒, 特別「銀」耳。他大概意思是: 發展後, 大嶼山可以由一隻醜小鴨變成天鵝。聽到後心中生厭。首先, 我從來不覺得醜小鴨是醜, 況且, 香港原來之美就已經是一隻天鵝。反而, 是「發展」把她變到真是醜。更可怕的是, 慢慢從表面的醜去同化居住在這城人內心變得醜。

香港根本很美, 我去了世界很多地方後, 我真的全心覺得香港的景緻很美。我尤其喜愛香港的山, 山不會巨大得讓人震懾; 它的大小恰到好處, 讓人容易融入親近; 它壯且秀麗, 四季顏色變化不同, 就算現在一個季節中, 山上千百種不同的綠, 顏色的形容詞都沒法夠用。香港的山, 前後有置, 層層疊疊, 形成線條簡約, 隨日落日出, 午前午後, 朝氣昏冒, 充滿詩意韻味。

香港本身已是一隻天鵝, 但願, 居住這片土地的人, 好好地愛惜它!

Picture

 


YM | 6th Feb 2014 | Children | (2 Reads)

今年在香港, 趁著過年, 去探訪舊同學。我大部份同學都已有下一代, 聚會中有一陣子談論孩子們做功課的事情。同學甲說, 最辛苦是周末和孩子一起寫「生活感言」(我那年代叫「週記」), 與孩子煎熬地寫兩版出來。同學乙說, 她沒有管孩子寫多少, 當場叫孩子把自己的本子拿出來, 同學乙一邊讀著孩子的「生活感言」, 一邊說其實當中的內容根本沒有在生活中發生過。年紀小小, 文字整絜, 內容豐富, 且有引述一兩句詩。同學甲十分讚嘆孩子語文能力好。同學乙就說我沒有管孩子怎樣寫。大意也是她好意地強調不用管束孩子寫多少、寫什麼、怎樣寫。

坐在旁邊的我, 心中不是味兒。一向關心教育與學習要連結生活感受, 要真誠的我, 心中感到不舒服。可是, 看到同學們的談論及讚美, 我把自己心中的疑問、擔憂壓下去。而且, 覺得新年時節大家輕鬆聚談, 我也不用太過嚴肅、認真, 免得掃興。

可是, 已經過了好幾天了, 這不安的感受一直存在心裡, 那決定在此寫下。我想, 最令我不安的是, 孩子為何編作「生活感言」呢? 難道一週生活就沒有深刻的事情嗎? 沒有特別活動發生的一週, 就沒有生活的一週嗎? 而家長也覺得功課是功課, 真實與否沒有所謂, 也不用認真。我得承認, 我對教育、生活中很隱藏的、容易習以為常的想法很警惕。教育在香港已是一個競技場, 大多數家長都想自己孩子在學校中成績優秀, 那才可以爭取更多資源和機會。或許, 制度、文化太龐雜, 我們個人很難去改變。但是, 「小事」如寫生活感言都不能讓孩子學習真誠, 只是為了「特別」而去編作出來, 那我會很擔心這種心思會潛移默化到其他做事的原則上。

我心裡是這麼認為, 那擔憂和不安是真實的; 但我想, 那天我不敢說出來, 部份也因為困惑, 我不確定我有沒有把事情的後果放大了或過份認真解讀, 或許, 真的如同學乙說, 那真的無所謂, 沒甚大不了。

我真的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困惑, 剛好讀到我這篇感想的朋友。請你告訴我, 我的想法有偏激嗎?


YM | 5th Feb 2014 | General

emotion每逢過年, 就是老爸在廚房最活躍的日子。他為了準備自己拿手食物來大宴親朋(近年還開始惠及我的朋友), 都會從年廿七八開始, 天天忙過不停, 一批一批地做出來。

那天, 堂兄姐來我家, 每次都有十多至二十人, 我家很小, 沒有什麼伸展空間, 但老爸的食物就是令每個人大快朵頤。今年有三寶:

一、蝦肉小籠包

Picture

二、上海春巻

Picture

三、豆沙鍋餅....

(掛住宴客, 忘了拍照, 總之, 又靚又好食啦! emo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