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25th Apr 2013 | C'est La Vie! | (4 Reads)

想記下今天蔡子強的文章摘錄, 這為我紀念逝去的人最好的註腳:

在拉榭思墓園中,其中一個墓碑屬於Alain的,這位法國哲學家阿蘭著有《幸福散論》,其中有兩段是如此寫的:

「亡者並沒有死,這是相當清楚的,因為我們仍活著。亡者會思想,會說話,會行動。他們可以建議、欲想、批准、責難,這一切都是真的。只不過,我們得理解他們才行。這一切都在我們身上,這一切都活在我們身上。」

「想想亡者想要些什麼,也是非常有意義的。好好看,好好聽,亡者想活,他們想活在我們身上,他們要我們的生活過得很充實,這就是他們想要的。所以我們才會讓墳墓變得生氣勃勃,因而我們的思緒會快快樂樂地活潑於將至的冬天,直到下個春天,直到第一片新葉。我昨天看過丁香花的花梗,葉子快凋零了,但我在梗子上看到嫩芽。」

所以,希望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以及一切愛你的人,都能節哀順變,好好的生活,把你的所思所想,信念信仰,在他們身上活出來。正如阿蘭所說,他會希望他們活得充實,葉子雖然凋零了,但在梗子上,將會長出嫩芽。

天道循環,生生不息,生命,本來就是如此。

 

 明報, 2013.4.25, 蔡子強<亡者並沒有死, 因為我們仍活著>


YM | 13th Apr 2013 | Teaching & Learning | (6 Reads)

我人生第一次去參與追思會, 印象中從未如此有這樣的機會。過往參加葬禮都是親戚長輩, 傳統的儀式, 沒有什麼親朋戚友的聚會, 分享往生者生前點滴。但是我覺得這很重要, 對曾在這個世界上活一輩子的人, 不只是一份思念, 不只是一份為生者的集體療癒, 而更加是一份對往者生命的重視。就如我們都要重視故事。

MAX的人生故事寫完, 但是他長在別人心裡的故事就會繼續下去。我曾聽過非洲文化中有一說法, 人有兩次死亡, 第一次就是肉身的死亡, 第二次就是當在世上最後一個記得他/她存在過的人都死了, 就永恒的死亡。

今天在大圈中, 不同年紀的人, 在訴說各自與MAX的關係, 點滴, 分享他/她與MAX的深刻回憶。有1984的故事, 有1975的故事, 有1990的故事, 有笑有淚, 有人唱歌有人吟詩, 當中一個老人家說, MAX留不同故事在我們的心裡, 而這些精神將會通過我們傳遞回我們所在的社區, 通過我們體現他的教導去服務他人。他用了MAXimaization來形容。那的確, 縱然我和他的故事在2010才開始, 相信在我以後的生活和工作的修行裡我仍然把他牢牢地放在心上。MAX不是過去式, 他是現在式。

一個人認真地活一輩子, 做一輩子裨益別人的工作, 在那麼多人的心上留下烙印, 這不是榮耀的人生嗎? 夫復何求。

今天主辦的朋友印制了MAX去年在匈牙利的一番話, 與大家互勉。我也很想與你們分享:

Picture

Light

You know, what comes into my mind is

There is light

and there is darkness

There is always a bit of light

Stay with this light

just with that little bit

Don't look for a bigger one

stay with what you've got

It'll grow

Stay with the small light

Very important 

Stay with it

Don't stay with what you haven't got

Light is 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