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18th Feb 2012 | City Concern | (13 Reads)

早上看到這篇報導, 我眼泛淚光, 為了時刻提醒自己,我不能不把此報導轉貼在博客上, 便於自己重溫。

每次看龍應台的文章, 心都是暖暖的, 她有我認同及多年來努力修養自己的人文關懷,但又不只是埋首撰文的文人,她的經歷和思考促使她心懷人文, 也洞察世情。她每次都一再提醒我即使最最微細的事物, 都是聯繫於千絲萬縷, 事情絶不是理所當然,絶不簡單; 但她目的不是把事情複雜化, 最終目的卻是人文關懷, 讓人有美好幸福生活。

以下一篇報道,不是龍老師的文章, 是她在文建會大會上內容:

 

 (閱讀全文)

YM | 16th Feb 2012 | Teaching & Learning | (5 Reads)

做應用戲劇研究, 總不能只是埋頭苦幹。自己不可能要遠離劇場,於是在墨爾本尋找貼近劇場的可能性。

前年來時, 就每周兩天跟著一個劇團的演員做訓練, 其中一天要八點就到排練室練習。回想這年, 那段練習的日子,相當回味。

今年回來, 剛去澳洲唯一合資格的action theatre 老師開短期班, 我就立馬報名。一來想知道action theatre 的元素, 二來很想透過立足劇場,更好地去體悟劇場。

昨天是第三周的課, 我帶著白天在辦公室累極而遲鈍的頭腦進入排練室, 開初熱身的半個多小時, 我都不在狀態, 心想早應該好好地留在家中休息。 腦袋很重, 很多結。但是, 不知道為什麼, 一步步下來, 一個又一個的即興練習把我帶回到當下, 我只有專注的觀看、感受、回應、移動於當下。刹那間, 忘記自己、忘記過去與將來, 只存活於當下。

課堂最後半小時, 老師說每人要做五分鐘Solo, WHAT? 毫無心理準備下, 「突然」(老師應該是計劃的)要我表演五分鐘, 表演什麼啊! 腦中一片空白, 但我知道我是躲不過的。輪到我時, 老師說:I will let you know if you have 20 sec to your ending. 我便回答: I don't even know my beginning though. 老師再回一句: GOOD! 我就經已徘徊在若大的空間中了。邊行走, 一個影像出現腦海, 就從那個影像開始, 然後,然後, 一步一步地, 讓身體、感受與空間帶領著我, 遊走於五分鐘, 一個一個角色從身體裡浮現出來, 都不是我設計的。到最後, 我回到起點, 回到最初的影像。內心感受至結束時依然充滿。老師和同學都跟我分享他們觀看的感受。

我心裡很愉快, 愉快的是我常常躲避一個人的表演, 因為我在事前已經覺得會不好看; 就算真的要做,我都會在腦中編排好, 會很「安全的」。但是, 這次我沒有事先準備, 沒有事先評量自己的表現, 就只是讓自己活在空的空間, 等待, 讓空間, 讓未知的自己, 充滿著。

離開排練室, 不知為什麼, 整個人都輕鬆了, 頭腦也清晰了, 步行回家, 享受微風與黑夜。 我很喜歡這天晚上的經驗, 因為劇場再次提醒我, 全然地活在當下的力量。

後記: 今天有機會和老師閑談, 他原來是一位工程師, 大半輩子做工程工作, 覺得人還有其他, 他又去上了四年兼讀的心理治療師課程, 再去美國學表達性藝術, 又學ACTION THEATRE 及後還考取其認證教師資格。 怎樣才可以一個人那麼自由去選取、實踐自己的人生? 這個老人, 充滿生命力, 充滿自主的人生。


YM | 14th Feb 2012 | Journey | (6 Reads)

前年在墨爾本, 雖然學校給我一個好好的辦公室位子, 但絶大部分時間我都待在家裡工作, 辦公室的位子大部分時間都是調空。今次回來, 由於住SHARED HOUSE, 反而不想每天困在家裡。就天天回辦公室工作,  OFFICE 成為了我半個家。

一周六天都待在辦公室, 常駐得越來越多人認得我。漸漸, 開始有人走過跟我打招呼, 甚至, 開始跟我聊天。我想好一些人因為不喜歡這個OPEN OFFICE的設計而不想回來; 而我就很喜歡。

我不怕吵, 因為吵也不會吵到那裡去, 我反而可以聽聽別人討論事情, 了解澳洲高等學府的工作情況; 又可以因為「打等」, 別人來搭訕, 我可以認識很多別系的老師; 更重要的是可以和不同階段的博士班同學聊天。透過聽他們分享, 我會看到讀博士班不同階段的「美麗與哀愁」。一時看到他們面對時間緊迫的壓力、對思考閉塞的焦急; 一時看到他們對進展的放鬆, 對研究發現和理解結合的微笑。看著看著他們, 讓我認知自己這年多的前路, 預知可能的哀愁和將有的美麗。

Picture

 


YM | 14th Feb 2012 | General | (2 Reads)

連續一星期, 飲食困難。原因是口腔張不大。左邊下鄂上火發炎, 致左邊牙較及牙齒都不能如常工作, 非常疼痛。

整件事都發生得很突然, 我是一個幾乎不吃煎炸物的人, 左思右想, 到底那裡出錯。第一想到, 是否因為我變為每天喝咖啡影響呢? 人們說咖啡是熱氣的...但有那麼「火」嗎?

不斷前思後想, 想近日的飲食, 跟台灣朋友說起, 我近月為了保養及明目, 每週常吃桂圓枸杞燕麥, 這種材料不是人們說很大益嗎?

過了幾天, 情況繼續, 下鄂突起炎症。又跟另一朋友說起, 我因為看見健康雜誌都說, 每天吃果仁對身體好啊, 我就買了合桃和杏仁每天吃一堆。

百思不得其解, 寫信問問學中醫的朋友, 她回信告訴我, 咖啡固然不要多喝; 體熱的人如我, 根本連桂圓、枸杞、燕麥、果仁都是熱性食材, 你吃多了, 體熱越燒越旺啦。

為什麼會這樣????????????

我是一個白痴, 把一大堆「不該吃」的都吃多多。

但如果今次身體不爆發, 我又如何得知那些人人說是健康的食材, 我原來不應多吃。

生病的那一週, 不斷上網看看, 體熱的人能吃什麼, 不能吃什麼。真是大有學問。

食物跟人那麼緊密相連, 我們只能從傳媒中聽聞什麼是健康吃材, 如我, 就算依照建議, 也落得如此。

所以, 想起JAMIE OLIVER說, 食物科學應該成為學校的正規課程, 讓每個孩子都可以了解自己, 了解飲食, 了解食物與自己健康的關係。有健康的身體, 才是美好人生的基礎。

祝大家身體健康、懂得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