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31st Dec 2010 | Love & Care | (20 Reads)

我不是教徒,但我要數算今年的恩典。

我感謝有許多獨處的時間,好好地思索自己、思索人生及思索生命; 

我感謝有許多以前沒有但渴望以久的閱讀時光; 

我感謝有許多美好生活的空間,讓我自在地遊走於城市之中; 

我感謝有許多大樹小樹大花小花朋友日夜陪伴,使我每天都煥發自然; 

我感謝有許多愛護我的人(你們的名字在我心裡),不斷送上關懷和寄予思念; 

我感謝我親愛的家人,每週為我送上無可替代的溫暖; 

我感謝有機會踏足一些未曾到過的地方,讓新的空間文化經歷充實靈魂; 

我感謝在旅途上遇到的人,對我的啟發、幫助、教導、陪伴、分享、友愛、微笑、擁抱、照顧,我很想在此年終之際感激他/她們在我的2010留下烙印: Picture 

我感謝再感謝上天,讓我擁有一夥珍惜及感激的心,努力地活好每個當下。

Picture 

這年,我手握豐盛,帶著祝福,大步走向2011。

來年,我衷心祝福你,手握豐盛,大步開展在2011。

  記在氣溫達四十度的年結日@墨爾本


YM | 28th Dec 2010 | Love & Care | (28 Reads)

新朋友帶我去她的中國朋友家晚飯,剛巧她住在老家河南的父母來澳旅居,得知他們抵步後第一次見到中國人,我就熱情地跟叔叔阿姨聊聊天,聽聽他們說人生故事。叔叔當過空軍做過中學校長,阿姨就跟我說在家鄉等了七年叔叔回來娶她的故事,七年來靠書信解相思,義無反顧。

回家後,向新中國朋友寫了過感謝電郵,她回信給我就說:「你的到来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快乐,我父母他们非常喜欢你,你走后一直在夸奖你善良,懂事---这是老人最喜欢的孩子特征。

我承認在成年後,很逗得老人家歡喜,很容易讓他/她們喜歡。

但這都只是在成年後的事情。。。

雖然新年將臨,我今天仍然要嚴肅地記念一些長輩。

 (閱讀全文)

YM | 24th Dec 2010 | Love & Care | (25 Reads)

前天, 跟伊朗的朋友聊起這裡的NEW YEAR, 她說對她一點意義都沒有; 因為伊朗的新年在我們的三月。現在我們的「十二月」, 只是他們的「十月」左右。

又再一次, 時間讓我感到它只是人類的一種詮釋, 意義是浮動的, 沒有絶對。所以, 有些是一直「老定」的, 可能隨時轉變。有時候, 有些疑慮、有些糾結, 不用太緊張。

昨天, 伊朗朋友特意來我新的辦公室找我, 為我送上「聖誕禮物」。

 (閱讀全文)

YM | 21st Dec 2010 | Friendship | (11 Reads)

年近歲晚, 新年將至, 除了說自己幸運就不可以再形容了~~

因為之前的因緣, 跟幾個當地的新朋友連接上, 每個都是善良、美好的人, 每個都擁有豐盛又有趣的生命。

有花廿年鑽研實踐VOICE WORK的HILDE, 我們一起在咖啡室談了兩個小時呢;

有遊歷甚廣, 心地很好, 縱使艱難, 但仍然願意大開家門, 接受那些邊緣無家的青少年, 給她們一個家的FIONA;

有兩個可愛活潑的兒子及一個善良如素丈夫的藝術家DANNIELLA, 因為她的要求, 我特地學習包素雲吞去教她, 挺成功呢; 一起在廚房待了快樂的一天;

有之前提過74歲的MAX, 終於可以探訪他海邊的家, 第一次造訪心理治療師的家, 安靜簡約, 他那麼忙碌, 還花了三個多小時接待我與我聊天, (哈, 如果要做他的CLIENT會很貴呢, 今次我賺了 :P ) 我們都很BEING地活在當下, 分享, 臨走前, 他還送了一本自己的書給我, (HARDCOVER呢!) 一看前言, 就感到他對人的大愛。

當然, 還有這年來一起每週TRAINING的LIMINAL THEATRE的DRAF、PAUL及CLAIRE;

也有一起互相砥礪學習的同學新加坡的JUIN EE及伊朗的MAHTAB。

其他我要感謝的名字, 遲一點我會一一在這博客念記。

這把年紀, 朋友不用多, 投緣就好。我異常幸運的, 遇上的都是很好的人。


YM | 6th Dec 2010 | Journey | (23 Reads)

又問我

來了多久.......

 (閱讀全文)

YM | 3rd Dec 2010 | General | (16 Reads)

「一個人死去, 說起來不管因為什麼總是不簡單的事啊。這個世界忽然空空地張開一個洞。我們不得不鄭重地對那表示敬意。要不然洞會變得沒辦法合起來。」(p.366)

「人的死在那裡都會被深深哀悼。」(p.391)

摘至村上春樹<1Q84: Book 3>

在紐西蘭礦難遇害的29名死者, 在紀念式中, 逐一被深切地哀悼。除了既定的官方人員外, 當地的認識死者的、不認識死者的人都到來, 還有作家、詩人為死者撰悼辭; 還有歌者為死者吟唱。死去的人, 被敬重地深切哀悼。

這陣子好像世界上無辜死去的人越來越多, 不得已的, 我很想在此致以誠敬的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