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31st Dec 2007 | C'est La Vie! | (56 Reads)

我記得2007--是驛馬星動的一年,北京、廣州、台北、台南、南嶺、貴陽、都勻、上海、杭州,再高雄、台南、北京和北京;

我記得2007--是會友交友失友的一年,在香港,我看見了來自希臘、波斯尼亞、英國、美國、台灣、巴西、大陸、澳洲的你;我遇見了來自貴陽、昆明、高雄、星加坡、北京、深圳、香港的你;我也失去相知相識了多年的你;

我記得2007--是發條沒法歇息的一年,許多次自願地不自願地把工作的摩打啟動了後,然而,卻不可不能不許停下來,拖拉帶著疲憊的腦袋和身軀,一天一天的咬緊牙關;

我記得2007--是IDEA終於來臨的一年,從在英國唸書的時候,想著要參與此盛會,直至回港至今,有五年的日子,這個會議終於出現在香港了,期待的最終出現,有哭、有笑、有追、有趕;本應是局內人,有時又像是個圍觀的傢伙;有時又像是一隻工蟻;有時又像是一個受人矚目的主人;像風。。。像霧。。。像閃電。。。像雨。。。像雷。。。

我記得2007--是「不務正業」的一年,沒有出力用力借力,只是以最少的限度,過一日活一日;對得起的,對不起的,感情複雜,但心知肚明;

我記得2007--是與自己真切對話的一年,迷失過自己、失去過自己、怨恨過自己、欣賞過自己;痛過、念過、悔過、想過、愛過、瘋過、靜過;從未有過的自己,從未遇過的反應,從未如此的忐忑,從未試過這樣深刻的尋找;感謝,恩懷,這段心靈之旅讓我步上成長路,學習以一顆平靜詳和的心,迎接下一個階段的人生;

我記得2007--是澄明不清楚前路的一年,下定決心,不再把頭栽在窩裡,貪取虛幻的暖意,收拾行囊,整理散慢的步伐,拿出久未增潤的勇氣,向前望,向前走,走向一個未知但是自己樂意承擔的未來。

再見了,親愛的2007,再見了,感謝,讓我成為了我。


YM | 22nd Dec 2007 | C'est La Vie! | (86 Reads)

已經是許久的感覺,這份感覺越來越強烈。這些年來,從信箱中收到的信件盡是大大小小、厚厚薄薄的宣傳單張、賬單、公式信件......早早已沒有了對收信的驚喜,實在太懷念收信的感覺。

 (閱讀全文)

YM | 10th Dec 2007 | Books & Poems | (129 Reads)

今天在看書時,作者寫到一段關於「Goodbye &  再見」,我覺得很有意思,依記憶與你們分享一下:

Goodbye 的拉丁文原文解為:God be with you,就是當我們不在一起時,我希望「神與你同在」,是一種對別離的祝福,然後各自上路。

中國人分別時,會說「再見」,意謂對於能「再次見面」的祈願。即使別離,也渴望有一條無形的線連繫著雙方,留下心願,不管現在天各一方,仍盼望能有朝相逢。

看來中國人不及西方人般瀟灑,你説呢?


YM | 10th Dec 2007 | Teaching & Learning | (87 Reads)

前幾天,跟一名劇場朋友閒聊時,不知談到什麼,只深刻地聽到她說 Acting 就是 Living。她對我說跟中學生上戲劇課時,會偏向以 living 來引導。那時由於工作在身,我們都沒有細談,我也沒有機會詳細地了解她的看法。只是她所提及的「Acting & Living」兩個字,一直留在我心上。

今天,上四年級的戲劇課時,我請學生先用身體各個部分在空氣中簽上自己的名子,然後,再請他們在教室中找三個定點,逐一地在定點上以不同的身體部分簽上名字。接著,我邀請學生們為從一個定點走到另一定點的路程上,設計路線及步行方法。最後,我為他們配以音樂,襯托他們的步伐及即興律動。

 (閱讀全文)

YM | 9th Dec 2007 | Reflection | (79 Reads)

  今天,心血來潮,想看免費電影,恰好衛視新的電影推介上<門徒>。知道了這齣電影有一段時間,知道關於毒犯。我不是想要寫一篇觀後劇評,故事簡單,沒有什麼新奇。可是,在劇首及劇終,都在重複的一句對白,吸引了我很長一段時間。這句對白是飾演警察卧底的吳彥祖說的,他破了案,躺在曾經認識同情的女道友家中的沙發上說:

  「我一直在想人們為什麼要吸毒,直至昆哥及阿芬死了以後,我才想通了。都是源於他們的空虛,那麼,究竟是毒品可怕啲?還是,空虛可怕啲?」

   因為這句話,使我又胡思亂想。想到別的地方去,我認為人與人之間許多的不了解,事與事之間找不到關連,很可能光只是看著表面行為。吸毒是可怕的,是錯誤的行為,人們花盡方法去勸阻、協助戒毒,或責難道友的可恥,不負責任。可是,可否推深一層想想,是什麼令人要放棄自己。我不是要去reinforce這個論點,而是腦中沒有停止地在思考,我們要洞察問題,是否不要光直線地看著問題,很容易以為對問題的了解,對別人明白透徹,這或許不是我們所想所見的一樣,這也許都不是真的。

   親愛的,你可能經已一早地明白這個道理,可是,在我的身邊,在我窥視教育的環境中,都仍然有許多把「以為真實的表面行為」看成是唯一真理的例子呢!


YM | 6th Dec 2007 | Books & Poems | (143 Reads)

Picture

「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愛,不等於喜歡,
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藉口。
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彷彿可以不必了。
不,我不要掉進這個陷阱。
我失去了小男孩安安沒有關係,但是我可以認識成熟的安德烈。
我要認識這個人。我要認識這個十八歲的人。」
──MM

「你為什麼不試試看進入我的現代、我的網路、我的世界呢?
你為什麼不花點時間,好好思考「打扮」這件事,買點貴的、好的衣服來穿?你為什麼不偶爾去個你從來不會去的酒吧,
去聽聽你從來沒聽過的音樂?難道你已經老到不能再接受新的東西?
還是說,你已經定型,而更糟的是,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已經定型得不能動彈?」
──安德烈

*****************************************************

最近除了看了許多心靈的作品外,這本又是另一令人動心的選擇。雖然稱不上是「粉絲」,但是卻一直都很喜愛龍應台的文字。不只一次,為她充滿真情的文字而淌下熱淚;不只一次,為她充滿關愛的文字而燃起心火。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