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25th Aug 2007 | Friendship | (125 Reads)
Picture
朋友的友人很熱情,為我這個陌生人送上剛剛出版的新作,內頁第一版除了寫上我的名字外,還為我贈上祝福:”願歲月靜好”。這是我第一次收到這句祝福話,感到非常安祥,生活恬靜事好。跟我慣用那句”平安順心”有異曲同工之妙。立時就喜歡上這句話了,急不及待,也想用來轉贈我的好朋友。親愛的,或許世事多磨,
願.歲月.靜好

YM | 25th Aug 2007 | C'est La Vie! | (148 Reads)

星期五,準時下班。與我一起去貴州的友人主持飯局,說邀一眾好友,再續未了「飯緣」。貴州出名酸湯魚,她便說香港也有SOUR SOUP FISH。我很有興趣看看香港人如何做酸湯魚,比較一下港式做法。

去的地方是大角咀,友人問我懂去否。我說:除了「大.角.咀」三個字外,我啥都不懂去。她也沒好氣,想著附近最有名氣的地標,讓我好找。喂,她居然在七月鬼門關大開時,約我晚上去九龍殯儀館門口等。OH,MY GOD!我心想還是算了,於是請她告訴我街名,我自行看地圖找好了。

中匯街,也不難找。準時到達,友人說是在一家小小的店,店名叫「夠疆美食」。小店,我沿街頭一家一家地找,大角咀,這是我極少到的地方之一,這刻給我很特別的感覺,每家每戶的地鋪店都做不同生意,飯店,士多,雜貨,鉆板廠,車行,充滿了香港地道味的美;從鋪外看入鋪內,都有街坊坐著跟老闆聊天。街道沒有組織,卻洋溢著人味。走完了一邊,到底,還找不到小店。心想是否太小了,看漏了眼。過馬路,在對面再細心找起。不多久,看到了,果然是一家--小店。店外是一個燒烤用的爐,店內只有兩張桌。友人未到,我走近店前的MENU看看,為什麼這家小店會有酸湯魚。沒有,店牌上沒有。

在門外等了一會兒,友人來了。與老闆打了招呼,老闆便拿出一張槢枱,開在門外馬路旁。夾在路政署兩個修路工程牌的中間。已經很久沒有坐在街上吃飯了,我們點了一些老闆即燒的串燒,友人就去買啤酒。心中仍然狐疑酸湯魚會從哪裡來。友人回來,問過究竟。原來,她專門向老闆預訂的,老闆家最近新作酸菜魚。吓,小店,突然變「大」了,專門為我們做魚。邊吃串燒,邊喝酒,邊聊天,天南地北,魚未上,我們在吃,路邊就不斷有人在燒衣,灰燼吹來,我們不管,繼續我們的吃喝;大廈的冷氣機裝作雨水的小滴,我們也不管,繼續我們的話題。我覺得很舒服,不用餐廳的梳化椅,圓膠椅已讓我安坐;不用刻意設計的浪漫的燈飾,街燈更能給我生活的獨特美。終於,酸菜魚出來了,是老闆娘在店後為我們的精心炮製,在這個晚上,唯一預訂的客人。一看就知道是用心做,我覺得異常興奮。這個晚上,這個七月的晚上;這些人,這些愛喝愛笑的人;這些美味燒烤,這條用心做的魚,這間小店。

老闆--黃師傅,原籍新疆,小店是他的興趣,副業,白天做工程工作,晚上回來開鋪,燒燒烤,聊聊天,快活做人。

黃師傅,謝謝你夠疆,我們才有這個好地方!


YM | 23rd Aug 2007 | World | (87 Reads)

Picture

mostar的東與西, 東與西,

分隔的東與西, 宗教的東與西, 意識形態的東與西, 種族的東與西.

為什麼有這樣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