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30th Jul 2006 | World | (63 Reads)

黎巴嫩日記

貝魯特市中心的十字路口

琪娜‧艾凱利爾記於二○○六年七月十九日

 

今天我駕車經過市中心,打算探望我的父母。我獨自開車,而且有一點緊張。這是事件發生後,我第一次獨自開車出門…但我必須要看看我父母。

 

我看見紅燈,停了下來。街上空無一人,我發現自己在想著為什麼要停車,而不直接開過去。路上什麼都沒有,沒別的車子,也沒有交通警察。然後我想起這是最近想讓自己維持理智的方法:即使受到攻擊,我們也不能沒有禮貌;即使受到攻擊,我們也必須遵守規則。就這樣,因為我不闖紅燈,而維護了某種程度的尊嚴。

 

然後我看照後鏡,看到有其它車子開過來。我閉上眼睛祈禱,希望他們也停下來。如果他們不闖紅燈,就表示我們想法一樣。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曾聽過黎巴嫩司機的橫行霸道…他們才不理會什麼紅燈。但是,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他們全都停下來了。

 

我睜開眼睛,淚如雨下。所有的車子都停下來了,每個人都遵守規則。這是我今天看到的一線希望,就是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讓人感到欣慰。我轉頭對其他駕駛點頭微笑,他們可能還誤以為我這個金髮女生在跟他們打情罵俏呢!

 

我不想寫我今天所遇到的慘事。這些慘事多到數不清,而我又如何能用適當的文字來表達我的絕望呢?

 

今天以色列軍隊轟炸糧倉,炸毀儲存小麥和蔬菜的倉庫,我聽到時忍不住落淚。以色列軍隊想把我們活活餓死嗎?以色列軍隊現在瞄準黎巴嫩軍隊前哨,準備攻擊,而這些黎巴嫩軍隊並未對他們開戰;以色列戰機低空飛過;每次砲彈從天而降,我的房子就震得不斷搖晃;我擔心食物和水即將匱乏;還有難民的損失無法估計,甚至有些流落街頭。這一切我都不想寫。

 

今天我們最害怕的是主要發電廠被炸毀,以色列幾年前就曾炸毀過。如果這個發電廠又毀了,我們就沒有任何電力供應。我記得那年夏天…又熱又漫長。我不知道如果又沒電沒網路,我該怎麼辦。親愛的朋友,如果在這封郵件之後,你們就沒有再收到我的消息,就表示我沒網路可用。

 

每次我聽到死亡人數增加,我就心痛不已,而這當中又有那麼多無辜的孩子死亡,我不想寫這些事!我這輩子努力的一切在短短幾天就被摧毀殆盡,才短短幾天,我的整個人生就變色,我也不想寫這些!

 

我不求改變,而我的人生卻變了,完全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只因為某些人擅作主張,就改變了我的人生。是誰准他們這麼做?為什麼他們沒有問過我?這個星期,我本來應該在山上露營。我本來應該努力寫企畫,在明年夏天讓某個紐約藝術家來訪,這本來會是個驚喜,由我一人獨自策劃,爭取經費,然後讓他驚喜。有人跟我購買藝術作品,我本來應該兌現這些支票,我本來應該交出藝術作品。

 

兩顆砲彈爆炸,我的窗戶不停晃動。我怎麼這麼笨啊,怕蚊子飛進來,居然把窗戶關著,謝天謝地窗戶沒破。我的心情…我的心情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們每個人都盡力幫助需要幫忙的人,我們都努力做各自該做的事,並努力找事來做。我的姊姊在齊科堂(Zicco House)/赫任(Helem)救援中心工作。他們有個銀行帳戶接受捐款,讓他們買食物、藥物、水、棉被和床墊。衛生部門和社福部門一點用都沒有,現在只能靠民間社團幫忙。

 

你們的來信,我感激不盡,這些信件是我生命泉源。請幫我轉寄訊息…我已經筋疲力盡了。但是只要我有電有網路,我就會繼續寫,寫到我瘋掉為止…或許瘋掉之後,我就能回到我的工作室繼續作畫。

 

如果有以色列朋友讀到這封信,我想告訴你們,我並沒有因此而學會憎恨。我仍然相信人性。暴力只會導致更多暴力,而我知道你們有些人也是反暴力的。

 

謝謝大家

琪娜‧艾凱利爾

YM | 28th Jul 2006 | Friendship | (69 Reads)

別人為了我, 做一頓飯的感覺很好! 

  Picture

Picture

我謝謝那雙溫柔的手, 把那美好的餸菜, 送到我面前

 我定當念記那充滿愛的一頓飯

YM | 23rd Jul 2006 | City Concern | (77 Reads)

Picture


YM | 22nd Jul 2006 | City Concern | (86 Reads)

 Picture

今天和李媛, 在北京紅橋市場閒逛, 這個市場是北京有名的貨品售賣市場, 林林總總, 顧客人流絡繹不絕

在市場的出口處, 踫上一名阿姨, 她身材矮小, 臉上架著那副眼鏡都是靠纏上好幾層膠紙才可以穩固, 她背上長了駝峯, 穿著整潔, 手持一個載著大大小小塑膠瓶的塑料袋在熙來攘往的人們中尋尋覓覓, 我們猜想她會是以執拾塑膠瓶維生. 看著看著, 發現她停在一旁, 像等候什麼似的我們隨她的視線一看, 發現她身旁站著兩名高挑青年人, 其中一人手持一個只剩餘少許的大號塑膠瓶, 女士盯著等待, 那兩名青年人, 卻沒有看見她站在遠處觀察的我們乾著急, 過了一陣子, 那兩位高挑的青年人是否還沒有發現矮小的阿姨? 我開始有點懷疑, 認為那名青年人根本就是視而不見為什麼不快快把只剩一口的汽水喝畢, 把瓶子交給那位阿姨我越看越生氣, 又沒有法子, 怎知李媛, 卻主動的走上前去, 跟那位手持瓶子的青年人說, 那位阿姨正等待瓶子的事, 著他可以的話, 把汽水喝畢, 將瓶子送給阿姨我當時, 一方面對李媛的直率勇敢的行為深感敬佩, 一方面卻又尷尬於直望那兩名男生李媛走回我身邊時, 我就自覺地轉身, 避開男生們驚訝的目光. 他們始料不及有人跑來向自己說這樣的話沒多久, 我們再望向門口, 那兩名高挑的男生不見了, 而阿姨的塑料袋中卻沒有那個大號的瓶子 

我們都很失望, 阿姨在城市中穿梭, 靠雙手努力找尋生存空間可是, 住在同一個城市的人, 卻沒有對這些努力生活的人, 作出舉手之勞的關懷

 走出了喧嚷的紅橋市場, 我們卻無言以對

YM | 21st Jul 2006 | Journey | (67 Reads)

 Picture

 待在酒店已有數天, 今天跟學生們出外走走, 去爬慕田峪長城.  我真幸運, 遇在來了北京的第一個晴天, 是藍天白雲的晴天. 太棒了. 在車上, 學生強烈要求下,  唱了一首 "你你你為了愛情", 居然有著好評, 他們可真慷慨!

今天早上出門前, 曾拉肚子, 覺得沒啥體力, 想著還要爬山, 不知自己能否熬得來. 可是, 今天天色實在太美了, 心內特別高興.

登山時, 我慢慢地走著走著, 有些同學很照顧我, 細心地在我身旁伴著走. 到一些險要傾斜的地方, 就有同學跑來把手伸給我, 讓我扶著他走. 我按著自己的狀態, 沒有勉強登至山癲, 但仍好好享受, 我能力所及可達的那一段風光. 在晴朗的天空下看書. 

下山舒服得多, 但由於臨近正午, 人特別熱, 走至山腳, 人已熱得發昏了.  想不到王鵬已跑去為我送上冰淇淋; 把冰淇淋享用完畢, 郭輝又為我遞上一枝冰水. 我為他們的細心十分感動.  得此尊敬師長的學生, 夫復何求! 

這是我唯一在北京的晴天. 是一個很好的晴天!

Picture


YM | 14th Jul 2006 | Children | (101 Reads)

 Picture

今天, 在學校工作, 趁等著下一節的工作時, 老師帶了我們到禮堂去看學生的書畫展及即席揮毫。

甫走進禮堂, 一陣久已遺忘的 " 墨汁" 氣味, 已朧罩著每個角落。 可是, 不多久, 我卻被在場的小小書法"大師"吸引了 

看到學生們, 我就非常感動, 小小年紀, 竟然有如此中國文化操藝, 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寫字風格, 字體工整;可想而知, 他們也花了不少心機去練習....

最令我覺得很美的一刻, 是每位同學的專注, 他們或在寫字, 或在畫畫, 縱然難免也有跟鄰座聊天的一刻; 可是, 當他們一回到宣紙上, 手執毛筆, 便立刻專注 投入起來, 那份專注, 讓我感覺到很美... 

到一位一年級的梁同學跟前, 找他聊天, 我問他小小年紀學了書法多久, 他說: " 已兩年了!" (很乾脆俐落地回答)                  然後, 我問他, 為什麼喜歡學書法, 他的第一個答案, 雖然, 很認真冷靜地回答, 可是, 仍讓我爆笑, 他說, 學書法可以

                                 "強身健體!" 

我跟他說, 寫書法是安靜的活動, 如何健體呢? 小腦袋開始轉動, 不一會兒, 他回答:

                     " 可以令我做事專心 d!"   

答畢, 即低下頭, 繼續寫字, 而我亦不敢再打擾他了...

離開禮堂時, 回眸一看, 各位 "大師", 那份專心致志....我便告訴自己, 如果我將來有孩子, 一定要讓他/她學寫書法....

剛剛想到諸葛亮告誡兒子的一句話: "寧靜致遠" --- 唯有寧靜,才能讓我們的身心永保安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