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3rd May 2002 | Reflection | (85 Reads)

前幾天,在網上讀了牛棚書院院長梁文道在該院今年第一期講座宣傳冊子內一篇名為「四十歲師奶去學醫?」的文章。單看標題第一個給我的感覺是問題中有三個符號:「四十歲」、「師奶」和「學醫」。這三個符號,我們一般人會給了這樣的定義:「四十歲」= 入暮之年,生活已常規化,生命不會有太大轉變;「師奶」= 八卦、沒有學識、青春不再的已婚女人;「學醫」= 年青、專業、有前途、有社會地位。「師奶」+「學醫」已是令人無法想像,更何況還加上個女士最敏感的「四十歲」,就更加難令這條「程式」對等了。

 

梁文道在篇中發出這個題問,令我深深進入反思當中。反思的不是他所提及香港教育系統放在成人教育資源上不足的問題;而是引起我反思從小到大自覺或不自覺地在社會上、文化中學回來的各種格式化了的標籤定義。有多少是經過深思熟慮,有多少是盲目的照單全收。反思之間,嚇然發現我自出身以來,「收集」得來的標籤實在太多了。沒錯,這些標籤有時候實在為我帶來很多方便及安全感;只要輕輕的替人貼上一個社會「認同」的標籤,立即可以為得到的解釋而安下心來,省下思索、辨理的麻煩。肥人是笨的、廋身即是美、有錢人是上等的、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一定是女人、成績不好即沒有前途、從事藝術等於白費精力、失業是代表能力不濟、讀書多等於人格高上、女人紅杏出牆是淫蕩、男人三妻四妾是風流、科學是鑑別真理的唯一標準……到頭來標籤成了框框,框了別人的同時,更是框住了自己。劃地自限之餘,也令到自己身陷於想當然的可以不可以、可能不可能、可為不可為的羅網之中,更遑論什麼創造力。別人告訴我們的實在太多,我們想的實在太少。當我們越來越懶惰,只用上「即食」的標籤來解釋身邊的事物、現象時,我們造夢的勇氣將會越來越少,更甚的連帶別人造的夢也看不過眼,在旁潑冷水還是小事,更離譜的是在踐踏別人的夢想,用大眾標籤來阻止別人造夢。嗚呼哀哉,何其性之忍耶!

 

再回到「四十歲師奶去學醫?」的例子,試想如果你在大學本科班上,身旁坐著一位「師奶」自稱是你的同學,你會有何反應呢?你會否「另眼相看」她們呢?古人有云:「學海無涯」。今有政府提倡「終身學習」。但我們還不是對成人學生戴有有色眼鏡來看嗎?當今世代,還有許多人認為從公開大學、夜間學院、校外進修課程拿來的學位比不上從「正統途徑」即由中學直升大學畢業取回來的優秀。來了英國半年多,縱然有許多不滿。但是很欣賞大學中、社會上對年齡沒有歧視、對多元價值的接納、對個人發言的尊重與鼓勵。

 梁文道篇中首段是這樣寫的:「如果我是個今年剛滿四十歲的家庭主婦,最近才被一間快餐店辭退,失去了店務助理的工作。但我想轉行做醫生,可以嗎?」我的第一個答案是「難過登天」。我現在卻為這個答案而汗顏!那你的答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