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YM | 9th Oct 2015 | C'est La Vie! | (4 Reads)

 Picture

 明天就要成為四十之人, 不祈求就不惑, 但求當有惶惑之時, 能有平和寧靜之心去面對。

今天如常在做事與焦慮之間, 坐在電腦面前工作。其實, 返新工作後, 一個多月未有再回到論文的流中, 而且對太久「滑咗啞」, 不想多看。

但今天, 竟然有心可以重看之前寫的,看看, 其實 it means something! 一直心裡若有若無地認為能完成這個學位, 是給自己四十歲轉換人生階段的禮物。一直有這想望。

我知道明天是會如平日渡過, 並沒有安排什麼, 做特別的事, 不像往年, 從<黃金時代>去銅鑼灣, 由此走到金鐘, 然後旺角。明天, 將會很平常。

但, 我今早看著手上一叠的文稿, it means something! 我其實有為自己準備著禮物, 一份親手泡製, 歷經五年的禮物。雖然, 未能及時完成, 但已成形成語。

It really means  something!

 

 

 

 

 


YM | 15th Apr 2015 | C'est La Vie! | (1 Reads)

你不喜歡的每一天不是你的:

你僅僅渡過了它。無論你過著什麼樣的

沒有喜悅的生活, 你都沒有生活。

你無須去愛, 或者去飲酒或者微笑。

時光倒映在水坑裡

就足夠了, 如果它令你愉悅。

幸福的人, 把他們的歡樂

放在微小的事物裡, 永遠也不會剝奪

屬於每一天的、天然的財富。

(葡萄牙詩人 佩索阿/韋白譯)


YM | 2nd Jul 2014 | City Concern | (18 Reads)

昨天一個人默默地走在街上, 因為只是一個人, 加上冗長的等候時間, 給予我很多的觀察空間。這天, 有三類人特別吸引我。 

老人

看到一些身體力行的長者, 說年紀大要為下一代做一些事情, 如何辛苦勞累也要在維園出發, 他們說: 「這才有意義。」通宵陪學民留守特首辦的87歲張伯說:「他們追求目標正確, 梗係要支持啦今早, 與學生們手挽手地在遮打道坐在一起的80多歲黃伯被捕了, 他說:「見到學生好勇敢, 槍炮也不怕」。

最近, 毅行爭普選已有很多老人家出來行; 在電/網台的PHONE-IN節目中, 聽到很多老人家說要站出來。以前比較多聽聞是食環署與在街邊擺賣的長者起衝突; 這樣的情勢, 將來的畫面有可能換上警方向老人家帶上手銬。情何以堪。衷心祝願被捕的伯伯安好。 

 

青年

絶大多數站在我身旁的都是青年人, 三五成群, 他們說:「今日唔出, 第日沒有機會。」他們沒法想像2047的限期會為他們帶往何境地。他們對社會的思考肯定比年輕時的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在他們那個年紀, 不會想像會走上街要爭取什麼。社會價值信仰是什麼, 對於年青的我, 更是空白一片。只知在社會既定的框架及制度下, 一步步跟從就好。失敗了, 會怪自己不夠好, 讀書不成, 競爭力不足, 從未想過個人與社會的關係。近年, 都說世代轉變, 青年人所扮演的角色也在更新。昨晚帶領行動的不都是學生嗎? 青年人能更獨立思考、表達自己、關心社會, 不是很好嗎? 進步嗎? 但這世代的時勢所然, 這些良好的素質將可能為他們帶來很大代價。

近日, 看到越來越多青年人寫給父母的告慰信, 希望自己參與社會運動關心政治的心得到父母諒解, 封封明志、字字催淚, 有理有節。(註1)什麼時代出什麼的人。可是, 我仍多麼的不希望香港有一日, 會把青年人關進監獄成為政治犯。 

小孩

由於一個人, 可以穿插人群, 路經五六個帶著年幼子女遊行的家庭。其實長時間侷促在人群中大人小孩都會很疲憊的; 但出奇地, 我所遇到的孩子, 都能安靜地拖著爸爸媽媽的手步步前行, 沒有大吵大嚷著好悶要走; 累了就躺在爸爸的肩膀上睡一會兒。

站在他們旁邊, 往往都聽到令我感動的對話:

「媽媽今天站出來, 是希望將來你仍可以問問題。」

「爸爸今天來, 是希望你們長大的社會不需要你像哥哥姐姐般抗爭。」

「攰唔攰?」「唔攰!」「好叻啊!」「嘻嘻。」

回到家看到好幾個朋友帶同孩子遊行。回想在路上, 我看著孩子們的身影, 想像那是一種怎麼樣的人生經歷啊? 小小的身軀走在人群中, 與帶著信念的父母同行, 是怎麼樣的經驗? 我不知道, 我只是想, 這些父母帶孩子去與社會連繫, 走在人群中, 沒有像逛年宵花市或在人多的遊樂場般吃喝玩樂, 只有耳聞目睹街站的哥哥姐姐們訴說關於救救小動物、白海豚、東北大自然保育的故事, 和不太懂的大量人名、名詞和大人們喊叫的口號, 以及看著自己的爸媽一邊幫自己抹汗一邊向著站台的陌生叔叔阿姨豎起姆指叫加油。

 突然間, 我想問自己: 假如有一天, 老人、青年、孩子在吶喊的時候, 我會在哪裡?

註1: 

<你給了我富裕的家, 我給下一代建立公義社會--給爸媽的信>

<給爸媽的信--是的! 我去了遊行>

<致我的父母輩:其實我們也想當順民。只是這個政府沒有叫人當順民的能力>


YM | 4th Jun 2014 | Love & Care | (4 Reads)

Picture

廿五年前的今天, 我哭了, 哭得厲害, 但這哭, 令我堅定...

當年今日, 未敢忘記!

 

 

 


YM | 27th Apr 2014 | C'est La Vie! | (3 Reads)

很久沒有見過太陽, 實在太興奮。

早上和小弟吃過早餐, 不想回家, 強拉著他在公園裡散步, 他大汗叠細汗, 我笑笑, 請他喝鮮渣果汁補償。:)

陽光下, 太美了; 近日是花樹的舞台, 濃密的黃白花, 遠近皆好看。

在街市, 買了本地的通心菜, 回家, 專注地洗菜, 好像在觸碰著香港的土地。我記著一行襌師提醒, 一花一世界。細緻地洗菜, 陽光照進廚房, 我喜歡那簡單, 但好好地生活著的那份幸福。

Picture

 


YM | 31st Mar 2014 | General | (3 Reads)

每次壓力一來, 尤其是四面八方襲來的時候, 我的生活節奏就變得混亂起來。

然後, 心裡的劇本, 就開始上演。

依次為: 懷疑能力、打擊自信、對自己失望、生氣、無力感、孤島自憐、恐怕失去;

劇本到這裡, 這個角色, 很有可能會自殺。

但我仍未想死, 所以, 劇本跟著是這樣的: 深呼吸叫自己沈著氣面對困難、鼓勵自己、接納自己弱點、提醒自己已經是很幸福的、堅忍是修練、刻意擠出笑容(這是相信OUTSIDE-IN的演繹法則)、做各種事情去逃避(例如煮飯、上網)、試著說服自己明天會更好或船到橋頭自然直;

劇本的張力發展下去, 間中造成身體上反應, 如肩頸背痛、偏頭痛。

我太熟悉這些戲碼了, 我演了太多太多遍了, 「導演」, 我可唔可以演一個新的劇本? 換個新的角色? (真心誠意懇求中)


YM | 20th Feb 2014 | C'est La Vie! | (7 Reads)

今天因公事和一個朋友通電話, 我向她形容我最近的狀態。我描述為古怪, 因為好像很難分辨出自己的....? 每天在一個空間, 生活、讀書、工作在一起, 界線模糊不清。

談了一陣子, 她問我: 「看來很困, 那你最近有令你開心的事嗎?」

噢, 很久很久沒有人問過我生活裡有沒有開心了...這話聽進心坎, 很暖。因為有人關心, 我就認真思考一下, 感應一下生活感受。

其中一個開心我, 我答, 因為它今天的出現~~

 (閱讀全文)

YM | 18th Feb 2014 | Children | (5 Reads)

Picture

 在網上新聞看到這圖片的四歲男孩, 他與家人逃離戰火的家園敍利亞,去往約旦途中與家人失散, 獨自一人踽踽獨行於沙漠中, 被聯合國人員發現。

這個孩子, 提著有他半身高的塑膠袋, 一個人, 在無邊的沙漠中, 就只有前行, 無論如何焦慮、恐懼、難過、疲累, 就只有--向。前。行。

求生就是本能, 在黑暗失落的時候,  就只有--向。前。行。

我很想擁抱這個孩子啊!

圖片來源: http://abcnews.go.com/blogs/headlines/2014/02/boy-4-found-wandering-desert-alone/


YM | 10th Feb 2014 | City Concern | (3 Reads)

區家麟寫了篇<新年爆粗記>, 說日前與家人到了廣東一家新建成的豪華大酒店家族聚會。設施齊全, 廳房中連WIFI都有, 可是....在國境內, 很多網站也去不到。

他說這句反話來形容現實情況, 使我深刻:

「活在一個豐衣足食的豬圈、還有宇宙最大遊樂場;食食食、玩玩玩,餵飽你、蒙騙你,真高興。」

我想起多年前一齣我喜愛的電影<The TRUMAN Show>, Truman在「出生」的鎮上快快樂樂地生活了三十多年, 有親愛的家人和朋友, 有喜歡的工作, 有愛人; 突然有一天, 發現自己整個生命其實被控制、被主宰(電視台導演), 原來自己是電視台連續劇的「被主角」。很深刻記得劇終時, 他終於在那個「帶給他虛擬歡樂和平的世界」找到邊界, 找到一道通往外面未知世界的門。從未踏足過外面世界的他, 看著印上EXIT的門, 猶豫了一會兒, 然後, 用其招牌笑容和眾人打招呼後, 推門而出。

「幸福」有時可以被製造、形塑及包裝出來, 我們不曾知道或理會世界到底有多大, 不去了解我們可以有什麼不同的面貌和選擇。直至我們開始發問和思考, 生活方式的另一種可能。這陣子我一直在想, 如果我們能一直馬照跑、舞照跳下去, 是否就可以幸福地在我城生活下去呢?

如果你是TRUMAN, 你會快快樂樂地被主宰生活, 還是和他一樣要掌握自己的人生, 踏進未知?

Picture 

 

 


YM | 10th Feb 2014 | Love & Care | (3 Reads)

最近, 很喜歡梁文道兩篇關於美國名廚TOM COLLICCHIO如何參與社會政策的故事。

1) 慈善夠了

2) 路有凍死骨

當中除了再一次說明, 政治是眾人之事, 那管哪個行業, 只要你觀察和關心, 就肯定會發現你的工作就是政治。

有兩個感想說說:

~一直深信每種職業在社會上都有功能, 如果各個崗位的人用心關注, 更會發現每項工作的背後都有深層次的意義, 還有包含社會對不同事情的價值觀。TOM的職業從廚師、開名餐廳, 背後原始的主題就是食物, 他從飽足思考及觀察, 到關心飢餓, 深入研究調查, 詰問富裕的美國為何仍有一百五十萬飢餓人口? 因為關懷, 他投入政策倡議。

~TOM為何會關心飢餓人口問題, 就是他小時候的經歷, 從母親的工作中觀察到一些社會處境。 這些都是種子, 成為他關懷課題的依據。我在想, 教養每個小孩子, 真的要離開電子產品, 把他們帶入社區, 接觸不同人群, 體驗或最起碼觀察生活, 從而播下同理及張望的種子, 這些都會是善良的依據。


Next